20万/平补偿款,50平房子赔1000万?杭州拆迁美梦

来源:地产观察

    1 ● 

中国楼市史上,最魔幻的时刻诞生了!

 

2018年8月28日中午11点左右,深圳和杭州,中国最网红的两座城市同时曝出了计划外的拆迁故事。

 

杭州事件在先,上午10点,杭州正在修地铁时,忽然路就塌了,黄烟冲天,煤气浓烈,并导致了附近的一栋居民楼出现了墙体裂纹。

 

正好这栋楼是这个小区的第31号楼,媒体不知道,被演绎成了附近31幢居民楼墙体开裂。

 

在杭州墙裂一个多小时后,深圳的楼塌了。在11时20分许,罗湖区南湖街道渔邨社区和平新居单身公寓楼发生沉降倾斜。

 

通俗点说,就是深圳的一栋居民楼塌了,并且还砸住了另一栋楼。

 

有趣的事实在于,杭州的墙裂楼所在小区的建造年代是1983年;而深圳的塌楼建造年代是1985年。

 

在各自的城市内,他们原本都是最尴尬的存在,房龄很老,但又远远没到拆迁的范畴之内。

他们属于加装电梯的对象,却不是一夜拆迁暴富的对象。

 

正是处在最尴尬的境地,忽然嘎喳一声,硬生生地把自己命运改变了。

 

    2 ● 

 

深圳楼塌之后,反应最快的是中介。当天下午,就开始有中介涨价十万,收购塌楼。

 

一直到今天,深圳中介都是这个国家中最具赌性的掮客。

 

从有炒房这个行当开始,深圳中介就是最早受到启蒙的那一拨人。

 

2007年,深圳的房地产市场彻底复苏,迅猛暴涨,原本6000的均价,直接跳涨到12500。跟着房地产诞生的高利,让炒房成为必不可少的行为。

 

当时深圳的炒房客分为两种人:

一种是温州人,和被温州人教育成熟的外地人。他们是深圳炒房的外来主力军。

 

另一种就是与市场接触最深,消息最灵通的深圳地产中介。他们看到有优质的房源,就自己收了,然后转手倒卖,赚取差价。

 

在那个年代,这成为地产行业的流行风气。

 

但是很显然,和富裕到只剩下钱的温州人相比,深圳中介就像是浮萍,风一吹就散了,最经受不起折腾。

 

在1997年,大陆客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去高位接盘香港楼市,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,香港楼市很快从高点跌落,进入长达数年的低迷期。

 

这个时候炒房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现象,自杀,跳楼,自焚。最后逼得政府不得不救市。

 

在十年后的2008年,这一现象传导到了深圳,深圳也开始不断出现跳楼事件。

 

这些人很多都是炒房中介,前期倒卖房子赚钱,但是行情来的太过突然,很多房子来不及出手,砸在了手里。最后只能低价折本甩卖,血本无归。

 

到今天又过了十年,我们依然能够看到深圳中介在延续着先辈们的行径。

 

这告知我们前辈的鲜血也并没有什么效用。因为炒楼是最没有记忆的行业。

 

很显然,这一次深圳中介,想做的依然是低价收房、高价卖房,自己做中间商赚差价。

 

但这一次,胜算明显高了很多。

 

作为拆迁大市,深圳旧改的特色一直就是一边诞生暴发户,一边迟迟拆不动。

 

已经有人说过2010年,大冲旧村改造,产生了10个亿万富翁,400多个千万富豪的故事。

 

这让多少村民翘首以盼。

 

拆迁客和炒楼客背道而行,成为最有记忆的人群。

 

最终因为暴发户的记忆过于深刻,导致深圳不敢拆了,因为赔不起。

 

现在好了,楼自己塌了,这导致拆迁的几率直线上升。

 

受到红利影响,塌楼的邻居们,二手房价一夜之间涨了60万。

 

深圳中介更是坚信自己的判断,自己贴进去十万收楼,一转手就会赚回来30万。

 

 

 

但问题来了,既然笃定拆迁已是板上钉钉之事,这简直就是看得见的暴富之路。

 

那么,业主们为何放着这么大的便宜不占,急急的将自己的塌楼只是加价60万就出手卖了呢?

 

这届业主果然不行,聪明不过豪赌拆迁暴富的投资客!

 

    3 ● 

 

和深圳的业主相比,杭州业主就幸福多了。

 

因为深圳的塌楼小区,已经找不到责任人了,那家公司1988年就把自己拆了。深圳业主只能靠政府。

 

但杭州人民就不一样了,31号楼事故的责任人不但明晰,并且还是大户,跑都跑不掉。

 

为了迎接2022年亚运会,杭州在一年之内开工六条地铁,堪称新时代版的杭州速度。之前,上海为了迎接世博会,也曾经疯狂的修建地铁。

 

用大事件拉动城市基建飞速发展,几乎成了城市发展的固定套路。

 

就连郑州为了迎接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,不也提前开工了在规划中遥遥无期的地铁十四号线吗。

 

杭州给了所有渴望崛起的二线城市一个绝佳的样本,在杭州之后,申报亚运会举办城市已经摆上了大部分核心二线城市的发展计划中。

 

张爱玲说,人生就像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

 

就在杭州全心全意织造这袭袍子的时候,第一个虱子出现了。

 

但那一天,是31号楼业主无比高兴的一天。他们原本充满了尴尬,因为他们的房子太老了,又太年轻。

 

太老是因为这些房龄都超过了30年,在杭州产品两年升一级的时代,这些老房子早已如同落后了几个时代。

 

太年轻是因为它们才30年,按照新规,还远远没有达到拆迁改造的资格,它们唯一的命运是加装电梯,进行旧房升级。

 

但没有几个人会希望自己的房子加装电梯,因为这意味着,杭州城市改造日新月异的红利,他们将丝毫都分享不到。

 

为了亚运会,杭州一年拆了四万户村民,无数个千万富翁就此诞生!

 

这敲醒了所有杭州人的脑袋。

 

所以在31楼墙裂的第二天,流言就出来了

 

 

 

楼裂3个小时,地铁公司就买下了整栋楼,1赔5。如果真网传是真的,如果没有更为魔幻的事情发生,这应该是今年内,最大的暴富神话。

 

31号楼所在的树园小区,二手房均价在4万,1赔5之下,就算是一套50平的小户型,也能收到1000万。

 

单价20万一平,这应该是中国最贵赔偿了吧!这让杭州市普遍拿到的1.4倍的赔偿标准的人情何以堪!

与之相比,深圳的塌楼简直就是牛毛上的毛尖尖,吃大就是爽啊!

 

这个世界上最无味的事情,就是手里事物,渐渐变成鸡肋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

现在好了,自己家的墙裂了,命运就此产生了强烈转折!

 

曾经悔恨无法吃着城市红利的人们,现在拆迁暴富自己找上门来了。所以,现在你从杭州建国北路走过,总会遇见几个人看着一栋墙体裂开的住宅,嘴巴裂开在笑。

 

 

 

尽管这件事没有被任何官方渠道承认,一切都只是传说罢了!

 

但却足够让业主们沉浸在梦幻里!

 

    4 ● 

 

自己家房子或塌或裂,按常情,这本都是该伤心的事。但是现在,人们连伤心都不会了!

 

在100多年前的清末,正是吃大户的高潮,有人写了一本书叫《海上花列传》,被鲁迅先生誉为“清之狭邪小说”的压卷之作。写的是上海滩长三倌人的故事,我建议每一位文学青年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,因为这是祖师奶奶的床头读物。

 

这本书从一个叫做花也怜侬的人做了一个梦开始的。

 

也不知花也怜侬如何到了梦中,只觉得自己身子飘飘荡荡,把握不定,好似在云雾中。举头一望,前后左右,竟是一大片浩森苍茫、无边无际的花海。

 

花也怜侬喜得手舞足蹈,并不去理会这海有多宽,又有多深。还当在平地上似的,踯躅留连,不忍舍去。不料那花虽然枝叶扶疏,却都是没有根蒂的。后来一不小心蹬空了一脚,便从那花缝里陷溺下去,倒跌在花海中了。

 

花也怜侬大叫一声,待要挣扎,早已一落千丈,直坠至地。

 

忽然醒来,原来是一场梦罢了!

往期回顾

三分钟看完碧万保融半年报里的数据秘密
楼市真到了下半场,应该怎么办?再见王健林
这可能是最重视产品“设计感”的开发商!
我为什么劝亲戚年底这几天买房 丨这是我见过最偏执狂的开发商团队!
面积大不一定是豪宅  丨  三个人的真实经历,道出了楼市现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