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介的套路(一)

来源:地产观察

 1 ● 
今天聊聊中介。首先表明态度:我并不是一棒子全盘否定,毕竟我遇到的也是个案,只是希望中介这个行业能更正规,真正靠为客户服务赚取应有的佣金。

中介这个行业自古有之,只不过在古代不叫中介叫“牙人”,到近代的时候由于中华民族忙于斗争,房产中介行业一度出现断层,直到后来计划经济时代结束,房地产开始全面市场化,中介才重新繁荣起来。

1998年,国家取消福利分房。这一年开始,商品房的出现催生了大大小小的中介公司,无数的地产中介沐浴着时代的红利野蛮生长着,正式拉开了中介市场疯长的二十年。
那时中国最大的三家房产中介公司中原地产、中大恒基和中天置业相继在这一时期成立,几乎把持了当时中介行业的半壁江山。
垄断催生野心,出身草莽的中介头子身上还带着江湖气息,甚至中大恒基的老板刘益良曾称自己为职业黑社会,脾气火爆的他仅用2年时间就在北京开出了500家门店。

那个时候的房产中介就是在电线杆上贴贴小广告,带人看看房什么的。不需要多高的专业和技术,拼的就是谁人脉广、消息快,抢房源抢客户抢地盘是常有的事,暴力斗殴自然也更加寻常。

在那个搓钱的年代,倒卖楼房成为最暴力的行业,无数的倒爷就是在那个年代积累了丰厚的资产。

经历了初期的野蛮生长后,房产中介行业的弊病开始逐渐凸显,被坑苦的客户再也不敢轻易找中介,房产中介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。

转折发生在十年之后,2008年金融风暴的侵袭内地,中国整个房市陷入低迷,三家老牌中介公司也纷纷开始收缩市场,准备抵御寒冬。

左晖却在那时大肆扩张,低价接收同行关掉的店面,更规范化的经营模式让中介行业有所好转,但狗皮膏药只能遮挡顽疾,根治又岂是一朝一夕。

尤其是后来互联网搅动和资本的蠢蠢欲动,这个古老的行业仍在负重前行,具体可以看我之前写过的《嘿,老王》,这里就不再赘述。

 2 ● 

我本来一般很少揭露行业内幕,但是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仔细聊聊,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。

我有一个表妹在郑州上大学,毕业之后就留在了郑州工作,其实对于她的工作生活我倒没怎么关心过,毕竟都大学毕业了,应该能自己照顾自己了。

前两天,她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有点事想找我帮忙,听她语气挺着急,我也没敢耽误,就约她一块吃个饭,边吃边聊。

表妹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培训学校当老师,和几个朋友在凤凰茶城附近合租了一套两室的套房,但是最近想退房的时候中介不给退押金。

我问她为什么想退房,她6月份毕业才找的工作,现在房子应该没住多久。

表妹无奈一笑:“我也不想退房啊,可是这房子实在是住不下去了。”

原来当初表妹她们和中介公司签的合同是最低住半年,押一付三,如果时间不够退房的话是不会退还押金的

但是,自从表妹她们入住房间之后就发生了一系列不顺心的事。

中介费、物业费这些东西暂且不说,入住之后陆陆续续都给交了。

但是刚住了不到一星期,房间就开始停电,打电话给中介说应该是没电费了,无奈之下交了200块钱电费,但是一个月不到电费又没了。

“我怀疑他们改了电表。”表妹说,她们几个女孩子白天都上班,除了晚上偶尔开空调,平时基本不怎么用电,不可能平均下来每个月300块的电费。

而且这还没完,中介经常隔三差五给她们打电话,说是有人投诉她们经常大半夜太闹腾,影响邻居休息。

“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没吵啊,下班回来累得要死,洗洗就睡了,就没怎么闹腾。”

这还都是一些小时,事情的爆发点开始于8月中旬。

培训学校的性质导致了假期往往是表妹她们工作最繁忙的时候,恰逢中旬交房租,忙的晕头转向的女孩们把交房租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,一星期后中介打来电话,由于逾期交房租,现在要么交违约金,要么退房走人。

“交房租时候他们连提醒都没提醒,就算要交违约金,这也太多了。”

 一天100的违约金,表妹她们肯定是不同意交的,只剩退房这一条路。

“押金不退就不退吧,我让他们给我们几天时间找空房子搬家。”

20号晚上下班回家,表妹洗了个澡,坐在卧室贴面膜,贴完之后,她发现床边的地板上有点东西,仔细看了看,是两个烟头,她吓坏了,表妹从不抽烟,室友也没有抽烟的,这烟头是从哪来的?

我说你问你室友了没,别不是你室友男朋友来过。

她摇摇头:“我们几个都没男朋友,而且我问了她们,家里没别人来过。”

这事还没完,而且从第二天开始中介每天早上都打电话催促她们赶紧搬家,逼急了的女孩们跟中介吵了起来,最后放下狠话:再给两天时间搬家,不然到时候行李给你们扔出来。

“我们这是没办法了,才找你看看能不能想个解决办法。”

我放下筷子,“走,别吃了,先去你们那,边走边说。”

结完账上车后,我说你们肯定是被黑中介套路了,如果我猜得没错,烟头是中介留下的,就是故意让你们看见害怕的。

“啊!那怎么办啊?”

“没办法,合同什么的人家都做的天衣无缝,除非有监控能证明他们非法入侵住宅,不然押金肯定是要不回来了。”
抵达表妹住处,果然,老破小住宅,楼道没监控,也就小区内部有几个监控,即便是能拍到他们也没办法当做证据,只能吃个哑巴亏。

看完之后临出门前我说,你们再住一晚上,明天我给你们找房子搬家。

第二天我带着表妹看了几套房子,确定好之后帮着女孩们搬了家,然后带着表妹去中介退了房。

退房过程全程无交流,对于他们我也懒得说些什么。

从房间出来,我抽了根烟对表妹说:“以后租房子注意着点,别的不说,锁是一定要换的。像他们这种就是专门吃租户的,水电费、投诉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弄的,就是让你们合同不到期也住不下去,然后押金、违约金、甚至租金,他们都要,一分都不还你,然后让手中的房源轮转起来,继续吃下一个租客。”

“他们就不怕有人告他们吗?”表妹问。

“当然不怕,他们有的是时间精力陪你耗,就算你胜诉了,人家拖个一年半载再执行,就几千块钱的事,咱还真跟人家耗不起。” 

“这时间长了不都知道了么,房子还能租出去吗?”

“不就是换个名字,多大点事儿!”

 3 ● 

租房碰到黑中介还好些,损失还不是很大,要是买房卖房碰到黑中介那才是倒了血霉,奋斗了大半生到最后为他人徒做嫁衣。

而且,做这一行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是待不下去的,无论是行业压力还是来自良心的拷问。

我采访了几位从二手房中介行业离职的经纪人,从他们口中我看到了中介市场血淋淋的真相,我简单挑一些内容给大家分享一下,想了解更多可以跟我私下交流。

张洋半年前离职了,从事中介行业两年的他,从只拿底薪的小白到后来凑齐买房首付,中间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。

挣得多的背后必然是以失去某些东西为代价,张洋的第一单成交就打碎了他一直坚守的窗户。

2017年6月下旬,入职已近两月的张洋依然还未开单。第一个月尚且还可以拿熟悉情况当作借口,但如果第二个月还不成单,连他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。

着急买学区房的小两口成了他重点突击的目标。

“他们计划的是在开学前搞定儿子的入学名额,所以房子最迟得在8月初定下来,毕竟办理入学还得需要时间。”
小两口已经看中了一套70平米左右的二居室,只是这套房源同时有好几个同行在盯,为了尽快促成交易,张洋在“师傅”的指点下,联合其他人一起演了一出戏:SP逼定。

首先,他告诉房东又有一个客户看上了他的房子,并且出价意向比小两口的要高。

“这一招是为了稳住房东,让他不要把房子通过其他中介公司成交。”

然后,他借故把小两口请到店里,再让其他门店的同事穿着便服假扮成客户,无意间透露也看上了同样一套房子,并且也表达了出价更高的成交意愿。

“这一招是为了给小两口制造紧张感,他们再不买就被别人买走了。”

果然,两招用完,着急的小两口当天就以原来的价格签了约,王辉也拿到了两个月来的第一笔提成。

碎了一角的窗户,只会越来越不堪。

尝到甜头的张洋不再闭门造车,专心跟着“师傅”学习营销技巧,套路越学越多,钱包也越来越厚,只是随着窗户越来越破碎,张洋越发的不安。

“我一直以为我做的已经够黑了,到后来才知道我一直办的都是A类业务,还有水更深的B类、C类。”

张洋说,A类业务就是不用任何手段就能办下来的业务,这类业务也是他一直在做的。

B类业务是购房者没有贷款能力,他们会给购房者伪造各类证明材料,去银行贷款,风险客户全担,而且中介费也能把人拔下一层皮来。

至于C类业务,就是吃差价,这也是黑中介攫取暴利最常用的手段。如果中介看到有报价较低的房产,或者说登记受访人同意以一个较低价格出让时,房产中介可能会找机会自己先收购下来,往往仅需支付一笔定金或首付款,然后自己作为卖方再转手以高价卖出,获取中间差价,闷声发大财。
甚至某些房产中介会想方设法的阻止买卖双方会面,这样就有机会以高出挂牌价的价格将房产售出,并将高出部分中饱私囊。

一些更无下限的中介甚至会联手房东做局制造违约,双方平分违约金,购房者后来即便醒悟也无可奈何,只能乖乖掏出违约金,唯贪而已。

在成为一名房产中介两年多的时间里,王辉见证了太多这种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的故事,也一直在真诚和伪善的抉择中徘徊。

我问张洋,为什么要离职?

“不想连哄带骗的挣钱了!”
如果觉得不错请点击右侧“在看”
往期回顾

探盘:房企激战城市后花园楼市真到了下半场,应该怎么办?
20万/平补偿款,50平房子赔1000万?杭州拆迁美梦
嘿,老王!黄其森的产品观
央行房贷利率大调整!对楼市意味着什么? 丨这是我见过最偏执狂的开发商团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