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“科威特”—神木,崩盘7年后的景象是这样的!

来源:房产投资人

神木,这个继鄂尔多斯之后崩盘的城市,经过7年多的积极抢救,如今终于慢慢的苏醒过来。

神木老城

神木新村大剧院

神木新村市民广场

神木新村住宅小区

对,仅仅是苏醒,还没有站起来,更不用说活蹦乱跳了。

和鄂尔多斯翻倍不同的是,这里自崩盘后价格一直冰封在了高点50%左右的位置,没有交易的楼市,价格自然没有波动。

15年、16年这里的价格最低,这两年伴随着去库存的政策措施,房价有些起色,目前,这里的价格大多在5、6千左右,也有7、8千的,这个价格都是12年高点时的一半。

这里不能按揭,只能全款;

这里没有中介,房东自己挂卖;

这里没有售房部,因为开发商都死掉了;

这里没有地王,政府把拆迁后的土地都做成了公园、广场、学校、道路等……

相当年,神木是何等的风光:

人均GDP全国第一,超过北上广深;

不足40万的县城诞生2000个亿万富翁;

黄金遍地、豪车遍地;

41套房姐就在这儿;

结婚时空运20辆加长林肯也在这儿……

花无百日红,这个学鄂尔多斯炒煤、炒钱、炒房的后来者,就在鄂尔多斯崩盘一年后,也遭遇了一场浩劫,上百亿的民间财富呼啦啦没了,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黑夜。

今天,这个凭借着自己的雄厚财政基础,慢慢挺过来的小县城,不,是小县级市,虽然已经慢慢的苏醒,但是,其风光不再,当地人再也没有当年炒房的冲动和激情了,不知道是不是要等到8个年头后再像康巴什一样东山再起呢?

疯狂之后,一地鸡毛。

神木,这个被誉为“东方科威特”明星城市,纵使再大的财力,也阻挡不了泡沫的破灭,这对我们那些三四五线炒的热火朝天、活蹦乱跳的城市,具有极好的借鉴和警醒意义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