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路都免费,我隔离你竟然还收我9块/天的停车费?

来源:房东俱乐部

郑州发布22号通告,明确表示3月9日起,郑州将恢复机动车限行;市域内出租车(网约车)、城市公交、地铁逐步恢复正常运营;恢复道路正常停管秩序。

这意味着,从2月20日开始的暂不处罚一般交通违规的措施宣告结束,郑州马路上将不再允许大家放飞自我的随意停车。

17天的临时措施,暴露了很多人的停车姿势。

从东区到西区,从北惠济到大管南,断头路变成停车场,双向大马路瘦身成单行,路边停的基本都是20万以内的家用轿车,不过,豪车还是东区多。

大部分停车都很规矩,单排、行驶向停车,保证路面基本通行,但停二排、警察不得不拖车的小区都有一个共性:车位配比奇缺,二手房价更低。

你对停车的态度,就是你对生活品质的容忍度。

看小区附近停车,能看出人口密度、居住品质和生活状态,是房价之外,评判房屋居住品质的直观指标。

FANGDONG | 房东俱乐会

撰文:禹樵   美编:小樱   校对:塔夫

1

次新房:有车位我也不买,没钱

坐标:鑫苑国际新城

事件:一位外地返郑业主,居家自动隔离14天,解除后开车上班被索要100多元的停车费(按每天9元临时停车),和物业大吵一通,还是得交。

业主觉得委屈,疫情期间,连郑州市都暂不处罚车辆一般违规行为,马路牙子上全是车,而物业公司照常收费,也不提前通知。心里恼火就发到业主群里要给物业加点胡椒粉,不料反挨邻居一顿呲。

鑫苑国际新城业主群聊天截图

车位配比:管南三雄,鑫苑车位配比达标1:1,最高售价近13万;绿都澜湾超配1:1.5,三家中最便宜,9万-12万;永威城居中1:1.2,最贵,普遍15万上下。

2013年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出台《郑州市公共服务设施配建标准(试行)》,要求住宅停车位1:1配置,套内130平以上的户型要实现1:2配置,地面机动车泊位占比需低于10%。

不过,车位再充足,愿不愿意买却是另一个问题。

对借遍亲友才买下刚需盘的人来说,只有买了车、厌恶透了四处找车位的生活后,才会下定决心买车位。

钱袋子决定一切,大部分次新房的业主宁愿在大马路打游击。

当大马路都能免费的时候,物业还收钱,自然是吃了大亏,到处叫屈。

地下停车场空荡荡,路边变成停车场,这种小区,别指望有品质的生活。

正商中州城、永威城枫香庭之间的青山路

与之对应的是一些改善型社区,做促销车位直接赠送,比如惠济正弘府。而北龙湖豪宅,更是一户二的车位配比,限制多买。

真正美女是全方位胜出,不止脸蛋、身材、骨相、气质、学识。

真正品质社区,停车是最低要求。

以此标准,东区众多2万/平-3万/平的二手房,都只是占了地段的便宜,价高质不高,伪豪宅。

比如郑东新区老CBD,绿地老街二期,830户400地下停车位,绿城百合四期2200户1760停车位;黄河南路地铁站,盛世年华1000户550个停车位,二手房价2.2万/平,北隔壁的永威东棠789户1300个停车位,二手房价3.2万/平,对比太刺眼。

接盘者需谨慎,得考虑清楚是要地段,还是要生活。

2

房龄10年,陷入死循环

坐标:远大理想城

事件:连续几天,经开第一大街小区东门,警察对二排停车拖挪,每天业主群里都有人预报警情,“东门又拖车了,跑快去挪车啊!”

远大理想城业主群聊天截图

物业为加强疫情管理,除购买或租赁地下停车位的车辆,其他车辆全部只出不准进,有房无车位的业主也不行。

远大理想城北门经北六路

求购求租停车位成为最近群内的高频话题。目前远大理想城二手车位最贵19万。

车位配比:不足1:0.5,总户数将近8000户,地下总停车位约3500个,房龄14-8年,居住密度大、停车位紧缺。

这种房龄10年的小区,特别尴尬,基本已陷入死循环。

房龄也10年的西区阳光花苑前中原路辅道

管南三雄,只要你想买,总有车位等着你,而远大理想城,地下车库满当当、路边还是停车场,交警重点督查小区。

开发商一开始车位不到9万,现在二手车位近20万。社区生活品质已经和车位价极不匹配。

要么你忍受不了车位价,天天打游击;要么你忍受不了小区品质,卖房走人;洗牌之后,小区成为彻底刚需盘,车位价锚定。

当年500亩小镇,56栋13个组团中不少是低密洋房,140平以上户型也很多,现如今地铁5号线通车,老经开成熟区,朝凤路小学,资源都很不错,只可惜身处停车难题、物业管理恶性循环、半开放社区管理困境中,越是改善户型越是尴尬。

对二手房业主来说,90平左右的刚需户型倒不难卖,底价1.5万/平能夯实,而140平以上改善却岌岌可危。

野鸡群中的孔雀反而最不值钱,鸡肋。

3

20多年老破旧:有钱难买停车位

坐标:陇海西路某家属院

事件:单位和家属院一墙之隔,职工车辆可停单位停车场,但疫情来了,单位实行轮值制,非值班人员车辆一律不准入场。

为停车,沿陇海路、工人路、伊河路、嵩山路兜了两个来回,30分钟后,勉强蹭进个路边车位。

陇海西路(嵩山路以西)辅道

单行道的工人路一旦停两排,疫情期间非上下班点也堵车

车位配比:80户:0。

老城区到处是这种袖珍型单位家属院,尤其是郑州市府附近。

疫情来了,直接是街道办社区接管,单位后勤部门协助,加上市直机关公务员下沉社区,防疫管控倒是井井有序。

小区没绿化、停车全靠抢,不过半熟人社会里,硬抢的话吃相太难看,所以大家约定俗成,谁回来早谁停,晚了就自己想办法。

如果说管南三雄是自选套餐,远大理想城是挤出效应,老城区就是各显神通。

在这里停车,不是钱说了算,大部分能停车的都不收费,收费停车的都无法固定车位。

康桥溪山御府二手停车位33万元左右,主要针对小区业主出售;豫都学府根本无车位出售,无价。附近公共停车场包月费用550元/月,不能长租,按月缴费,间歇性停租,多少钱也不租给你了。

相对而言,政府、高校等公共停车场还是比较厚道的,只要你肯多走两步路,多绕两圈。

2018年底,郑州车辆已超410万,解决停车难,能用钱解决的都是最简单的。

停好车、熄了火、锁好车门、放倒座椅,从工作和家庭中抽离5分钟,永远不用担心车窗上的敲击声,世界都安静了,也许是中年男人最惬意的时刻。

上期文章 —

建业永威的龙头宝座,还能坐多久?